首页 > 市县传真

寿县:去病根儿才能拔穷根儿

编辑日期:2018/10/15  来源:人民政协报  阅读:   【字体:[大] [中] [小]

9月初,尽管已经入秋,但地处大别山集中连片特困区的安徽省寿县依然潮湿闷热。

中午时分,烈日下淠河岸边迎河镇常圩村蔡郢组,村民蔡士有用长满老茧的手吃力地砌着自家新房的窗台,深灰色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,后背上“印着”几个不规则的白色汗渍圈。他的头发已经花白,两只眼睛有些往里凹陷,怎么看都像个六七十岁的老人,可实际上他刚50多岁。

“没有国家的好政策,别说有点儿力气干活儿,估计我早没命了!”老蔡对记者说。

经老蔡一介绍,记者才知道,他嘴里的“好政策”,就是安徽省寿县的对贫困人口实行“135”兜底政策——凡是寿县贫困人口住院治疗,在县内最多只花1000元、在市级最多花3000元、在省级不超过5000元,超出的部分全部由政府埋单。

这个“135”兜底政策又被称为健康扶贫的“寿县模式”。

这个“好政策”如何救了老蔡的命?老蔡又遭遇了什么?记者在与老蔡的进一步攀谈中找到了答案。

看病花10多万元,自己只掏3500元

曾有句这样的谚语:“辛苦几十年,一病回到解放前。”蔡士有和妻子就经历了这样天上地下的变化。

10多年前,蔡士有一家4口人都在上海打工,收入说不上多高,但也算得上是小康人家。

然而,2012年发生的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改变了蔡士有一家的命运轨迹。当年12月,他的妻子林家菊因脑动脉瘤破裂差一点丧了命,经上海多家医院抢救治疗,命是保住了,但落下了失语和瘫痪的后遗症。妻子这次得病,虽然新农合报销了部分费用,可还是花光了全家几十万元的积蓄。没办法,蔡士有最终带着妻子遗憾地回到了老家。

蔡士有一边在村里干活儿,一边照顾妻子,还得琢磨着妻子的病怎么办。日子长了,蔡士有头发白了,人也瘦了。“老蔡原来也是个精明、能干的壮汉子,自从他媳妇得了大病,他才被折腾成了个小老头儿!”寿县迎河镇党委书记李景练这样说。

然而,祸不单行,2017年的一天,日渐消瘦的蔡士有突然晕倒,被送到寿县医院时,被诊断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,不仅需要长期服药,还要反反复复到上级医院住院治疗。

病怕了的蔡士有根本付不起医药费,哪里敢住院!

“你放心吧,咱们县在安徽省出台的健康扶贫政策的基础上,又出台了新政策,贫困人口住院治疗,即使是在省级医院也不超过5000元,超出的部分全部由政府埋单。”李景练几次三番往蔡士有家里跑,反复给他介绍政策,他才放下心来去住院。

蔡士有前前后后总共住了6次院,花费有10多万元,但自己只掏了3500元。更让他不敢相信的是,以前住院都要先交一大笔押金,这几次住院,无论是在寿县县医院、淮南市医院,还是合肥的省医院,他不用先交一分钱,需要做的只是把身份证压在医院即可。

“现在按照医生说的按时吃药,身体好多了,也能干点活儿了。”谈起去年生病的前前后后,蔡士有的眼眶红了。

蔡士有是建档立卡贫困户,不久前,村委会出钱出人帮他家进行了危房改造。蔡士有指着自己正在垒砌的窗台说:“政策这么好,我会和妻子好好活着。”

记者了解到,在寿县迎河镇像蔡士有这样因病致贫、因病返病的贫困家庭有近千户。和蔡士有一样,他们看病住院都从“135”兜底政策中获得了巨大实惠。

“寿县作为国家级贫困县,贫困人口多、贫困程度深。通过举县而为、克难攻坚,贫困人口已减少到5.2万人,但剩下的都是‘难啃的硬骨头’,这其中因病致贫的贫困人口占45%。不解决好这部分人群的就医保障等问题,要实现贫困县摘帽,只是一句空话。”寿县县委书记从维德表示。

“去病根儿才能拔穷根儿!寿县的‘135’兜底报销政策就是拔穷根儿的重要举措,这一举措在全市都有示范效应。”淮南市卫计委副主任陈安东说。

从“351”到“135”,兜底政策暖民心

寿县古称寿州,淮南王刘安曾经略此地,这里至今还有保存完整的古城墙,是淝水之战的古战场,中国最早的豆腐相传就在这里诞生。

而就是这么一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却一直是远近闻名的贫困县。

自从国家打响脱贫攻坚战后,寿县便提出坚持“三年集中攻坚、两年巩固提升”战略,确保到2018年底,退出贫困县之列。

然而,就在全县脱贫攻坚取得显著成效的时候,新的情况出现了:原先建档立卡贫困户实现脱贫后,却突然出现了一批过去不在贫困范围的新的贫困群体。

“面对新情况,寿县立刻进行逐个摸底排查,最终发现,新出现的贫困人群绝大多数之前家庭收入不错,却因家庭成员生病导致贫困。往往一场大病就能让一个家庭从小康一夜掉入贫困线。”寿县卫计委主任涂满祖说。

事实上,寿县遇到的这种情况在安徽省乃至全国具有普遍性,因此国家实施了健康扶贫工程。而安徽省针对健康扶贫提出了具体办法,在针对贫困人口看病住院费用报销上,提出了“351”兜底政策,即贫困人口在省内县域内、市级、省级医疗机构就诊的,个人年度自付封顶额分别为3000元、5000元和1万元,年度内个人自付合规费用累计超过个人自付封顶额时,超过部分的合规费用由政府兜底保障。

省里政策出来了,但寿县卫计委、扶贫办等部门就“351”兜底政策在寿县贫困人口家庭中进行摸底、调查和测算发现,如果根据“351”兜底政策,寿县贫困人口绝大多数还无法实现脱贫。

“但‘351’兜底政策给了我们很大启发,在经过多方测算和协商后,我们决定在省里政策的基础上,提出自己的‘135’兜底政策。”从维德介绍,寿县的这一方案是:对截至2015年底未脱贫的贫困人口实行“135”政府兜底政策,对2014、2015年已脱贫人口执行“351”政府兜底政策,对省外就医贫困人口实行分段补偿的特惠政策,对贫困边缘农户实施重病救助政策。而寿县的这个“135”兜底政策则是指,凡是寿县贫困人口今后看病住院花费,在本县能治疗的,不管治疗费是多少,个人最多承担1000元;在市级医院可以治疗的,无论治疗费多少,个人最多承担3000元;在省级医院可以治疗的,无论费用多少,个人承担不超过5000元。超出的部分费用,全部由政府买单。

为了进一步解释“135”兜底政策,涂满祖算了一笔账,贫困户第一次在县级医院住院医疗总费用1万元,个人只要付700多元,本年度内无论在县级医院住院几次,个人最多只要再付近300元,仅此一项县财政每年就拿出约3000万元。

作为“135”兜底政策的受益者,蔡士有现在当起了家门口健康扶贫宣传志愿者。“要是没有健康扶贫政策,我们两口子的坟头可能早已长满野草。”蔡士有说。

关注边缘群体,防止因病致贫因病返贫

从维德说,要让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现象不再出现,在脱贫工作中还要做一项工作———关注边缘群体。所谓边缘群体,就是一些虽然目前不是贫困人口,但由于他们患有慢性病或存在潜在患病可能性的群体。这些群体需要密切关注、长期跟踪,随时掌握他们的身体动态,尽量让患者或者潜在的患病者早期被发现,加强预防,关口前移。而要做到这一点,必须在县城和乡村同时落实家庭医生制度。

“落实家庭医生制度的最大难点在于广大农村普遍缺乏全科医生。”涂满祖介绍,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寿县积极推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,尽量做到“大病不出县”就能享受到全国优质的医疗服务。为此,寿县投资5亿元设立专项资金,对全县35个乡镇卫生院及244个村卫生室实施改扩建;专家每周都到乡镇坐诊,村卫生室与医共体建立远程会诊系统。

而在村卫生室,寿县提出乡村医生变“坐诊服务”为“上门服务”。为了激励广大医务工作者投身基层服务,该县把基层工作经历作为职称晋升的优先条件,让优秀人才安心扎根基层。

“每一位贫困人口都与家庭医生签约,家庭医生实行‘1+1+1’团队服务模式。”李景练介绍,签约家庭医生负责为贫困人口建立电子健康档案、健康体检、慢病管理送药上门等服务。服务团队通过对贫困人口慢性病人员逐人摸底、核实用药情况,列出免费送药上门清单,由县卫计委统一组织安排,每月开展两次以上免费送药到村、入户工作,对常见药品在乡镇卫生院进行储备,随时提供给急需或特需的贫困人口。

蔡士有夫妇就是家庭医生签约的最大受益者。他们的药有些在村卫生室买不到,县里记录了这一情况,每月免费送药上门,这才保证了他们的及时治疗。“以前真是病不起,现在有了政策兜底,心里踏实多了。”蔡士有坦言。